青森鹿屿

【楚留香手游同人】武当之役(错字已修改)

   和官方抢剧情时间。

  你们武当只是在人生的道路上flag插得多了一点,没事,我一个个拔下来。

    出场主要人物:武当居字辈+掌门,华山少侠+云飞卓,万圣阁方思明+鬼琵琶+鬼爪

  爆字数了,如果可以请耐心读完。

*OOC有

*辣鸡文笔辣鸡排版预警

*语句不通有

少侠语云:“我们华山绝对不要江湖上再出现第二个华山惨剧。”

——

                                        武当之役

  “别回头,跑啊——”

  萧居棠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了,脑子里只回荡着宋居亦对他吼的这句话。喘着粗气一直一直向前跑,他真的真的不敢停下来。如果、如果一直这么累的话,是不是就不用去想身后的漫天火光。

 

  武当弟子都知晓现在形势是有多么紧迫,万圣阁这次明摆着就是要灭了武当,而派去其他四大门派的军队只不过是先起牵制作用。

  宋居亦紧紧盯着面前几个手持飞镖的黑衣杀手,他们足尖轻点,已是挟着阴风扑来。宋道长只好松开捂住伤口的手结印、口中念决,只听着后背剑匣嗡鸣,诸剑竟是化为剑气护住身体。捏诀一毕,那黑色剑气猛地一震,脚下八卦升起——正是武当武学,演八卦!突然从匣中又窜出一柄剑,三尺青锋周身却凝了几分墨色,随着主人心意穿梭于人群中,划着五行式的剑路,几阵风声后,地上只剩下了无数断气了的杀手。

  “师弟们,给我上!守住武当!”宋居亦吞下一颗罗浮丹,又是一挥手带着刚被自己救下的弟子们往前冲。话音刚落一招鹤亮翅便已甩了出去,余下弟子也已使着飞剑前行,势要杀出一条血路。

 

  武当三师兄邱居新此时正在金顶不远处以一挑百,借着踏玉虚踢出八卦盘,硬生生拦住了一波又一波妄图冲上金顶的杂兵。

  “三师兄这里我们来!”薛南领着一众致虚弟子赶到,一式九宫天玄阵接下他的担子,“有万圣阁精英冲上了金顶!”

  邱居新点点头,没有多言,使起梯云纵就往金顶赶。

 

  郑居和此时正领着师弟们在太和桥血战。

  武当的大师兄微微侧步,避开杀手丢来的暗器,随后便是一记扫六合。身旁弟子紧接着补上一段幻四象,七尺墨色不绝,瞬息之间便已取人性命。

 

   万圣阁的少阁主仍未出战,萧疏寒有些心急。这次他们为了覆灭武当,七鬼来了两位,领兵的更是方思明——而他至今还未现身。只是他分神的瞬间,那鬼爪就如饿虎扑了上来,手背上淬了毒的利爪在夜幕之下泛着寒光,令人心惊。萧疏寒抬眼,兕望月推出,自己也借着太极的后坐力后退。他何尝不清楚,武当这么多天苦苦硬撑,已经是强弩之末,每个弟子都已透支,而万圣阁的底牌,还未翻开。

-

   又是一天过去,攻势已经不像过去那样猛烈,但对于这头病骆驼,这些稻草,足矣。

  

   郑居和与宋居亦此刻都在金顶之前,两人互相搀扶着才能勉强维持站立。他们身边那一具具尸体,有武当弟子的,也有万圣阁的,甚至还有一些是江湖少侠的。往日金顶的白色地面被鲜血浸透,残留令人不适的暗红色。

    邱居新已经在迎击鬼爪了,因为方思明今天现身了。这位少阁主,显然是冲着萧疏寒来的,在邱师兄把鬼爪引开的一刹那,他就奔了过来,一招一式皆冲着命门而去!再算上昨日中的毒,武当掌门这次,怕是……

 

  “少主,我来助你~”柔媚女声伴着蛊惑人心的琵琶声来到。将声波化为利刃,直接伤人心窍是鬼琵琶的拿手绝技,当她踏着乐声来到时,还附赠了一枚梅花针——那明显是冲掌门脖颈而去的!萧疏寒正被方思明缠着,邱居新也被鬼爪牵制住脱不开身,武当掌门暗叹一声,躲不开了罢。

  但是脖颈上却没有冰冷到来,反倒是一声久违的“师父”在他耳畔响起。趁此机会萧疏寒再一记兕望月使出,带着刚用剑为他拦下这枚暗器的弟子退后——这下总算是正对着万圣阁二人了。

  萧疏寒这才低头看他,蔡居诚...。有点意料之外,但是在情理之中。“居诚,退后,保护好自己。”大敌当前,双方都没有多说什么,只不过萧疏寒在踏出去时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了头,再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

  蔡居诚愣了一下。

  明明就只是软了软眉梢,提了提唇角,他却没由来心潮翻涌,想起了那句“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但万圣阁并不给任何人喘息的机会,方思明这厢还在与萧疏寒搏斗,而鬼琵琶却已换了方向——正是武当剩下的两位师兄。她素手轻弹,琴弦随之震动,若是有闲情雅致之时,定是称得上人间仙乐,但此刻在武当众人眼里却是夺命之音!一阵魔音扫过,正是对着郑宋二人的背部来了狠狠一击,两位道长应声而倒,后背已经被鲜血染红一片,又被魔音压制着,一时间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没有人能救二位了。”鬼琵琶迈着碎步走来,可不正是蛇蝎美人模样。其余的弟子全被万圣阁牵制住,这回倒是真的无处可躲了。

  蔡居诚挣扎着想往前,但那琵琶音是以圆形扩散,他服了软骨散,武功尽失,根本无法行动。真他妈的窝囊,蔡居诚咬了咬牙想,就他娘的要看着他们两死在自己面前吗?!

  那紫衣美人纤纤玉指渐渐向琴弦挪动,宋居亦只觉得这一秒比一年还长。他的视线突然被白色的衣衫拦住了——郑居和把他抱在了怀里,准备自己凝起真气去抵挡鬼琵琶的攻击。“小宋长得这么好看,也要死得好看点。”大师兄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宋居亦低下了头,他这下脑子里全闪过在武当生活的画面,也只能聚起真气,把头更埋进郑居和怀里,试图稳定住不停往下掉的体温。“大师兄也很好看呢,嘿嘿。”

  

  铮—!

  ——“万圣阁狗贼拿命来!”就在琵琶声响的那一瞬间,漫天剑雨从天而降,而正下方正是那要取人性命的鬼琵琶!琴声骤断,倒给了两位道长一丝喘息机会。一名蓝衣侠客随后落下,剑锋裹着凛冽的寒气,未放过鬼琵琶被击飞的一刹那,追上去打了个漂亮的三连暴击。惊喜还未结束,一名云梦姑娘踏着莲花娉婷而降,一股暖流注入身体,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两位道长也请不要即刻施用内力呢。”姑娘眨了眨眼睛,提着灯又放了一波疗伤。

  这边的华山侠客已经退回,他双眼凝望着天空,突然大吼一声:“放!”

  这时抬头看,武当的天空上全是华山侠客,有些还载着云梦的姑娘。他们踏着蓝色剑影惊鸿而来,听见号令就整齐划一地拔剑出鞘,顷刻间又是满天的蓝色光影,华山弟子们又以雷霆之势下落,借着东风提剑便斩了个痛快。

  “打的就是你个万圣阁措手不及。我们华山的债主还是你欺负的吗!”一个弟子扶起身旁的道长,一脚就踹开了旁边一个苟延残喘的杀手。

  “还没完呢!”几个领头的弟子向萧疏寒处掷出飞剑,一个呼吸就闪身到了鬼爪等人面前,后接藏风流云——蓝色旋风呼啸而前,推着众人退到了金顶前那一大块空地。

  还留在原地的蔡居诚这下没想明白了,这风怎么连着武当的一起吹呢?

  “九宫天玄阵。”空中突然传来清脆而坚定的童声,那拿着拂尘的身影正是萧居棠!他站在那名少侠的剑上,手中捏诀不停,一个个玄色八卦就如此落在了万圣阁众人行进的轨迹上,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八卦聚集的地方正是方思明那帮人那儿。当他们刚被旋风吹倒在地上时,会压到八卦,而此时,

——“斩无极!!!”/“快雪时晴!!!”

  在场有幸存活下来的人都说,那是此生难忘的景象:

  小道长和华山少侠一起握着手,也是一起释放的门派绝学。那漆黑重剑凌空坠下,原本踏在少侠脚下的冰蓝宝剑化为流光顺着倾泻流去,又随着墨色光晕在地面流转。最后一记巨剑消失时,恰恰好快雪时晴的连击接上,这下杀手们更是被压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了。

  少侠在空中降落时也没闲着,计算好距离重新召唤出玉龙——霜天急雨…落!华山的轻功有这么一点好处,就是最后一段的击飞——万圣阁的人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体会到了这种感受,这寒冷的剑气领着华山的雪就直往经脉里冲,横冲直撞倒是要把里面搅个稀巴烂。

  但华山弟子可不会闲着,人人按照计划腾空而起,华岳三峰剑式起,寒光飞舞之间,对方命数已尽。

  这一套下来,万圣阁死伤已大半。

 “华山七剑之片冰剑,云飞卓在此!”蓝衣剑客吐掉口中的草,重新端起领导者的威严姿态,“师弟们给我上!还敢欺负到我们债主头上来了!”

 

    方思明沉住气,爬起身的一瞬间就朝萧疏寒攻去。武当掌门刚好碰上毒素发作,没来得及反应,给他击中了命门。“师父!”蔡居诚急忙跑过去接住他,看着还残留着血迹的嘴角心疼到不行却无计可施。可方思明又近了一步。少阁主将真气汇聚在手掌上,这一掌,明摆着就要取掌门性命!蔡居诚身体快于思考,把自家师父往后面一推就要以凡人之躯硬生生接下这一掌——但有人比他还要快。

    少侠的飞剑比她的人先到,也只快一点点而已。金属剑鞘刚碰到万圣阁少阁主的手掌,她人就已经到了,但却选择了以掌抵掌,凭内力相抗。但方思明的修为可是她比得上的,少侠这举未免有些愚蠢狂妄了,后来的说书人是这么评价她的。但少侠自然有自己的思量,方思明果然收了手,恨铁不成钢地望着她,少侠反倒一副不怕死的样子,还是咧开嘴笑了。

    “小棠!”少侠大喊一声,空中一声清越的鹤鸣以示回应。那黑鹤抓起萧蔡二人就跑,鹤上的萧居棠递给萧疏寒一把古琴,“他们说,喊师父弹琴......”他把两人放在金顶大殿门前,行了礼,结结巴巴地开口,“我还答应了少侠做一些别的事……”萧疏寒摸了摸他的头,算是做了许可。

    这边的少侠已经拔剑,却还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说:“阿明来切磋嘛?”

  方思明说:“这已经是你死我活的战场上了。”

  少侠叹了口气,道:“来罢。还请阿明先出招了。”

  是了,这才是他熟悉的在战场上的状态,方思明在进攻时想。少侠眼眸中繁星阑珊,取而代之的是华山的冰雪。所有见过她的人都说她的眼睛像那龙渊一样,她的人、她的剑心也是被龙渊洗过的,清澈、透亮,能映出世间一切不平事。

  但今天她的剑气很不一样,这股对他的剑气,多了凛冽与杀意。方思明不想杀她,所以招数也尽量是避开要害,而今天姑娘的剑却是直指命门。正邪果真不两立,方思明想,不过也好,他这样就可以抛弃掉腐朽的躯壳,不必再在她和义父之间做选择了。怀有这种心思的方思明任由少侠将自己逼到武当悬崖边上,也没有避开她所射来的梅花针,但是当少侠把他踹下悬崖时,他还是不敢置信,毕竟这个小姑娘以前口口声声说要把他拉出苦海、拉出黑暗。

——阿、明、等、我。

  方思明看见她的唇一张一合,吐出这四个字。什、什么意思。他突然没由来的后怕,脊背发凉,却终于昏睡了过去。

 

  再说武当这边,片冰剑云飞卓和初坎道长邱居新正在共同迎战鬼琵琶和鬼爪,要说也不止他们——在金顶中间抚琴的是萧蔡二位,而他们旁边还有几位华山吹箫弟子。

  其实蔡居诚到现在都还觉得华山是存了施舍之心的,华山派什么时候不挑,却偏偏挑了这个时候。他一边想一边弹琴,却在刚开始时就被萧疏寒发现了端倪。

“居诚,道心不稳。”

  他好像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曾经缩在他怀里,奶声奶气地叫他叫自己弹琴。刚开始学的时候也还是坐在他怀里,也被他这么训过。小小的手还不能熟练弹奏,琴音总是断断续续的。后来他长大一些了,却也还是坐在师傅前面。当手合上节奏奏完第一支乐曲时,萧疏寒摸了摸他的头:“不错。”

“居诚。”现实里,萧疏寒又一次唤他,“跟上了。”

  蔡居诚闻言抬头,却不料自己师傅仍目视前方,心底又微微有些赌气。但这时容不得任何人耍孩子气,生死成败只在一念之间。

    当蔡居诚再一次跟着自己师父拨动琴弦奏出音波时,他好像找回了一点当武当二师兄的感觉。

-

  那一天,武当大败万圣阁,连带着铲除了他们的两员大将,当然,自身也是死伤惨重。

-

    战役结束的一天后,萧掌门体内的毒素算是彻底发作了。鬼爪下了一次毒,而方思明又下了一次,鬼琵琶的魔音攻击对他没有半分吝啬。万圣阁给这个武当掌门可是准备了一份厚礼的,不过没想到偷鸡不成还蚀把米。

  “小棠,过来。”萧疏寒躺在榻上,虚弱地唤了一声。萧居棠不安地走到床前,萧疏寒拿起一直以来用着的白拂尘,递给了他。就算是傻子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萧居棠更是吓得身体僵直,眼泪不住地往下掉。

  “义父…!”小小的孩子拿着浮尘抖啊抖,不敢相信他即将驾鹤西去。

  萧疏寒好像还想再交代些什么,但终究只是笑了笑,头一歪又闭上了眼。

  “义父…!!!”萧居棠双膝一弯,就跪在了地上,肩部止不住的抖动,啜泣声任谁听了都会心疼。

    云飞卓刚经过门口就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推开门一看就是这幅情景。“这是……”云飞卓看了一会,硬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进去。半晌,云飞卓像是想起了什么,从袋子里不舍地掏出一颗丹药给掌门服了下去。

  “还请萧居棠掌门早日即位!”说着,他就这么单膝面对着萧居棠跪了下去。

“你什么意思!这么急着催他继位有什么企图!”旁边武当弟子正在崩溃边缘,此刻给他一点就跳起来吼道。

    云飞卓拱了拱手,“无意冒犯,只是武当刚经历此等变故,又失去了掌门。而这江湖中欲加害于武当的,可不止万圣阁一个。”他顿了顿,又说,“隔墙必定有耳。”

-

  方思明醒的时候,正是凌晨。他躺在床的内侧,似乎是药劲还没散,只感觉软弱无力。勉强把自己撑起来,却发现外面还躺了个人。一身华山打扮,连外衣都没脱就蹬掉了个鞋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方思明一个激灵,这不正是少侠吗!他试着不惊扰到她出去,可少侠却因为被子的突然塌陷醒了过来,抓起身旁的剑就做出了防卫态势,看见是方思明又把手收了回去,马上头一点、一点往下垂又一个激灵仰起来。

  “呜哇思明再睡一会儿好不好,我真的快累死了没力气解释啦……嗯我不碰你啦,快睡吧,我起来了再跟你解释。”说完少侠又一头扎进被窝,没了声音。

  方思明本来想帮她把外衣脱了,可手伸了一半又缩了回来,换成给她拉了拉被子。少侠很喜欢佩戴荷花香囊,给她盖被子的时候这股幽香就萦绕在鼻尖,弄得方思明也有些倦意了

  翌日,他只看见了一张字条、一碟粥和包子。

“思明:

    本来早餐有很多的可是我们华山一不留神就吃多了,嘿嘿,你不要笑我们啊。不知道你醒的时候它凉了没有,凉了就用内力暖暖再吃——不准吃冷的!!!

    你看我说会把你救出来的吧,你要信我才是。知己便是知己,我不在乎别的事情。

    如果愿意的话,等我回来,别乱跑。”

  方思明一闭眼,似乎就能看见少女在晨光中挽起青丝、提起长剑的模样。

——知己便是知己,我不在乎别的事情。

  她一向是这么说的。

-

  今天是武当萧居棠掌门即位的日子。他也明说,自己只是临时挑起大梁,替人保管掌门之位而已。

  华山的白羽女侠跟着黎端凌道长往新任掌门前一站,对着在场江湖人士舞了一套剑法。

  这也算是表明,我们华山,站在武当这边。

-

    少侠回来时,桌上只剩下了空空的碟碗,字条和方思明一起消失了。

  “少侠?”萧居棠在后面喊她。

  “没事,料到了。还多谢小道长雅量。”

    萧居棠这下没说话了,武当与万圣阁血海深仇,确实已经结下了。

    少侠又说:“小棠,你的松树我帮你重栽了,保它长大应该是没问题的。”

   萧居棠愣了。‘如果这棵松树能长大,那么我永远不会离开武当。’

  “春种一棵树,秋收小松鼠。”半晌,小道长才开口,少侠默契地陪他把句子念完了。

   ‘我是萧居棠,萧疏寒的萧,萧居棠的居棠’。

 

  随后赶来的云梦高级弟子切了脉说,萧疏寒有救。

  整个房间一片欢呼。

  然后她问谁喂了掌门那颗续命丹,整个房间又静默了下来。萧居棠突然想到云飞卓给他塞的那颗丹药,跑到了片冰剑身边拽了拽他的袖子。

  片冰剑爽朗一笑,说这事就算了了,我们都是亲家了。

 

  “师妹怎么了?”云飞卓看见少侠刚接了只飞鹰,问。

  少侠抬臂把飞鹰放了回去,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华山笑容说:“香帅说华山一切安好,让我们在武当安心帮忙。还有,他送来了几朵雪莲。”

  “还不快用内力护着给云梦姑娘送去!”

  “哎!“

-完-



真·爆字数,我的word文档装不下了。

平时都是写华山,武当有点生疏抱歉。

有可能战力设定不合理抱歉。

萧疏寒掌门闭关药王谷疗伤,武功尽失的蔡居诚陪同。

居字辈郑宋重伤大概要躺床上躺很久,邱居新师兄大概躺的时间少一点。

萧居棠是赶鸭子上架,等邱师兄或者萧掌门一好,马上卸任,马上逍遥去了。←怎么样他还是下代掌门,没有破官方设定。

蔡师兄愣的那里掌门回头是因为”师傅你看看我啊“给他印象太深刻。

方思明知己向,我家女儿喜欢香帅。

真的想睡觉!!!

求评论!!!

评论(12)
热度(123)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爱我爱的人爱我爱的cp 不约撕逼
文请自搜索 十分感谢各位的配合/鞠躬

© 青森鹿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