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森鹿屿

【撒鸥】第二十八天

圈地自萌,勿代入真实,可以提意见不接受骂人。好久没写了文笔一下渣了quq

-

    窗外阳光明媚伴有微风,楼下院子似乎有一个孩子弄丢了风筝在那里大哭大闹。撒贝宁顶着大大的黑眼圈醒来时,脑子里却还回放着灰暗的下雨天,对窗外的金色阳光视而不见。

    这是他失眠的第二十八天,却意外在自家门口捡到了一只猫。它浑身皮毛乱糟糟的,上面还粘着昨天下雨而残留下的污水,已经无法分辨出原来的毛色。他本来已经打算弃之不理,一个已经失眠长达一个月的人没有必要管这么多吧,他眼睛周围深深的黑眼圈使整个人更显憔悴,而他紧皱的眉头又展现出易怒的情绪。 

    都说猫是敏感而怕人的动物,可这只猫在面对他明显不耐烦与愤怒的眼神时却毫不怯懦,似乎就等着他把自己领进门。更重要的是那双眼睛——不同于他之前见到的清晰可见的猫的瞳孔,它的眼睛像是隔了一层雾,朦朦胧胧的,却看得见当中的情绪——王鸥!几乎在他认出来的一瞬间身体已经替他做出了反应,蹲下身子快速将小猫抱进自己怀中,余下的关门锁门进浴室等动作一气呵成。他在浴室里给这只小猫好好洗了个澡,干净的白色皮毛令人赏心悦目。

    它显然是把这间屋子圈为了私有领地,如同国王一般在撒护卫的陪同下巡视完一圈之后才爬到客厅靠阳台的沙发上,自顾自地将自己窝成一个球,眼神却望着跟着走过来的撒贝宁——此刻他正想把它抱到怀里。可猫突然站立起来、弓起身子,这种防备状态撒贝宁很熟悉,此刻却也有些招架不住,他本来是认定猫和王鸥的关系的,现如今这状态却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小欧...?“撒贝宁蹲下身,试探着露出友善的微笑,用温柔的语气喊出口——但他自己也觉得转音有点奇怪——而面前的猫有着灵敏的听觉,怎么听不出那一丝不自然?可就在狐假虎威的一声吼后,也还放松了不少。

    撒贝宁毕竟是主持人出身,顷刻间就已经明白问题所在,手却大胆伸向猫的身体,撩开头下那一块白色的绒毛——“喵——!”白猫一下被这“富有勇气”的行为激怒,发出一声怒吼,同时伸出利爪猛地抓向撒贝宁的头!

    被猫的利爪抓一下可不是给你好玩的,更别说这只猫瞄准的是你的脑袋。撒贝宁反倒不慌不忙,撩开白色皮毛仿佛找到了满意的东西,嘴角勾起一个志在必得的笑容。但是锋利的爪子已经飞快地接近他的头皮...

    “小鸥。”终于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他用真正温软的语气唤出口,眼睛中的光一时间竟比屋外的更明媚,眉梢唇角都满溢着宠溺。

    白猫回馈给他的是突然的一愣和头上'啪'的一拍——接触他头发的是软软的肉垫。

    一声“小鸥”似乎解决了所有事。也让一些东西从水底浮起。

 他把小猫放进盛满水的大盆里。

 他抱着浑身瘫软只得靠在他怀里的王鸥轻轻浸入浴缸。


 他用吹风机吹干猫的毛。

 他坐在沙发上,把吹风机调到热风,一边细心地吹干面前佳人的头发一边咽下佳人递来的橘瓣。


 小猫把软软的肉垫拍在他头上。

 王鸥喝着咖啡,看也不看就拿着杂志准确地拍在喋喋不休的他头上。


他笑了。

    他想起来了,今天是十月二十八号,王鸥死亡第二十八天,他失眠第二十八天。

    但是她回来了。

    “今晚一起睡吧。”他把猫放到有阳光的地方,揉了揉猫毛茸茸的头。

院子里的小孩子取到了挂在树上的风筝,破涕为笑,又加入了玩耍大军,一群孩子发出的笑声即使在楼上也能听见。



    第二天撒贝宁早早起床去上班,眼下的黑眼圈消失不见,作息重新规律,生活步入正轨。他回到公寓时看着台历有些发愣,自己为什么要在二十八号那里画了一个红圈?那天有什么事吗?

    百思不得其解也只能先放着,撒贝宁决定先给公寓好好打扫卫生。

    哦我想起来了,撒贝宁在打扫客厅时回忆起来,我的失眠是在那天治好的!我是怎么治好的来着?他一边扫地,一边扫过脑海中的记忆。对,是去找了个心理医生。

     改天去那家心理诊所登门道谢吧。撒贝宁一边想着,一边把沙发下疑似猫毛的可疑物体扫进簸箕。家里什么时候混进来猫咪了?


    四个月后,撒贝宁和女友开始同居生活。

    又六个月,撒贝宁和女友领证结婚,乔迁新居,离开了这间公寓。

    婚宴上撒贝宁穿着鲜艳的大红喜服一桌桌敬酒,每一桌每一个人他都认识,可谓独有一个女子有些面生,但又似乎看见一位故人——他想开口问些什么,却已经前往了下一桌。

    婚宴最后,撒贝宁做了一番感人肺腑的发言,最后他搂住自己老婆说道:

——肯定有很多人不知道,我老婆Lisa其实就是当初帮我诊病的心理医生,也还是感谢各位兄弟帮我介绍才能牵到她的手。

台下哄堂大笑,可她没有,只是微笑着默默鼓掌。

——今天是十月二十八日,我相信我们可以走过一个又一个十月二十八日,一起走到生命尽头!

来宾纷纷欢呼,可她没有,只是微笑着默默鼓掌。

撒贝宁看到,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出现一张熟悉的脸庞,心脏没由来的刺痛。


    后来Lisa参加绘画比赛,交了一张素描作品上去,撒贝宁看见了觉得眼熟就问了一下,Lisa坦言这是他婚宴那天喝多了又犯失眠她给他画的心理侧写。

    那是一只白猫在过马路。

    巧了,交作品那一天也是十月二十八。


最后?他们真的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十月二十八。

但是撒贝宁老觉得,十月二十八不止是一个结婚纪念日那么简单。

比如他的手机密码现在还是1028.

  -完-


  来啊吃刀子啊谁怕谁啊!王鸥是车祸死的,1028不用多解释吧。那个小孩子的风筝是寓意已经上天堂的人。

  然后王鸥是死了,有两年的十月二十八强行去了人间,为了谁?你说呢。

  Lisa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与撒鸥基本没有任何关系,在这里也祝撒老师婚姻幸福,两人能一起走过一年又一年。

  这篇文的名字本来叫相拥入眠,但是写不出来温馨感决定破罐破摔哈哈哈哈。

评论(17)
热度(35)
  1. 慕春青森鹿屿 转载了此文字
    即使我已经遗忘了你但同时我仍然记得你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爱我爱的人爱我爱的cp 不约撕逼
文请自搜索 十分感谢各位的配合/鞠躬

© 青森鹿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