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森鹿屿

【明侦】二十六字母微小说by雪暗尘香

    这篇文章不看白不看啊quqq前面我还咧着嘴傻笑呢后面字字如刀要不是南极点呆久了有心理承受力我估计哭得像个傻X((。

在原地等多久,却再也等不到那个人。

那个所谓的称号,原来只是为你一个人限定。

雪暗尘香:

撒鸥篇·圈地自萌
真·渣文笔渣手速·完全放飞自我
看到小青青那篇何鸥我就开始写了然而现在才产出】

-Aeolian bells(风铃)

年年如旧。

空气都静默得纹丝不动。

她身着水蓝色的旗袍,领口处精致的兰草纹路与她白皙秀颈相得益彰。黑色头纱搭配鬟燕尾样的卷发,还是初见时候的模样。

檐间的风铃摇摇晃晃,她每回从梦里惊醒过来,总会迎着月光望向窗棂,手心里全被冷汗浸湿了,还攥着他匆匆赶赴前线时塞给她的字条。

“风起铃动,吾当归来。”

全世界的风都止住了,只在她心里肆虐汹涌着。

-Bosom friend(知己)

“月明花满枝……”

她已经许久未开嗓了,湖国的晚风如刀锋般划过面颊,一并灌进了喉咙里,浅浅两句似是用尽平生气力。她侧过身去行了最后一个万福,款款捧起新君钦赐的玉杯,碧莹莹的甚是好看,多像那个雪夜他亲手自她肩头拂去的绿萼梅花。

“般若,”彼时他正值少年意气风发,眉目温柔地留她伴在身侧红袖添香,由她执笔轻蘸将那染唇的红纸描画,“唯你是我此生知己。”

-Curse(诅咒)

鸥神秘裹着严严实实的貂绒外衣,火星似乎在她的长睫毛间跳动着,“据说私自进入大汗墓的人,会被永远诅咒。”

“为了你这朵塞外雪莲,拼了这命算的了什么。”他还是那身活像超级马里奥的滑稽打扮,脸色难看,死死盯着地下密密麻麻看得人恶心的尸蟞,一手小心地护住她。

-Detective(侦探)

就因为想跟那个新来的实习生赌个胜负,撒侦探已经快把整个社给赔进去了。

“狗头~”她噗嗤一笑,消融了所有糅杂着是非恩怨的灰色案情。

我的猫眼小姐。

你在的时候我在看你,你不在的时候我在想你。

你要我怎么破案呢。

-Eternity(永恒,不朽)

泰坦尼克号沉没了。

我顺利地拿回了白星航运公司,却再也做不成一个上流社会的贵族少女。我开始尝试着自己动手做所有事情,习惯在炒菜时放上肉丝和黄瓜。

没人知道杰克的存在。他只活在我的梦里。

熠熠生辉,永恒不朽。

-Facioplegia(面瘫)

“来,像这样~”

被指定来照顾他的小清洁工不厌其烦地帮助他恢复,撒患者照她的样子尝试着微笑却总是僵硬的很,她也不恼,手指轻轻地在他面颊上调整着,示范笑容清甜得像刚采下的梨花蜜。

他复出时,已经是NZND天团最具潜力的巨星。

撒微笑。

“他之前因为医疗事故在我院休养的时候其实恢复的非常快,”名声大噪的何院长每天都得接受一堆的采访,“推迟出院是他自己要求的。”

-Gift(礼物)

没想到梳着高马尾帅气干练的她,心里也藏着一个灰姑娘的五彩斑斓的梦。

水晶鞋折射出的绚烂光泽,与她眼中晶莹闪烁的星空交相辉映。

他故作惊讶地瞧着,嘴角勾起的弧度刚刚好。幸亏昨天给何完美设置的这个程序一点儿不错。

“我觉得它和你衣服的颜色好配。”

-Hit on(挑逗)

“我才是在你的芳心里纵火的人,”他把她散在肩头的乌黑长发撩到耳后,随性地摘下墨镜——他的出院礼物,“老实交代吧,you 暗恋me ,how long time?”

也许要算上十年前。她逆着光微微弯腰,推着清洁车缓步前进,言语温柔地提醒来往的人们小心脚下;细碎的鬓发垂在左边脸颊上,仰头的一刹直让人觉得,她那么美而不自知。

从那一刻起,就早已留下,用爱引燃的火种。

-Interrupt(打断)

“这是PARA新品童装的策划案,我已经对它进行了上市预估……”

“这里是唐人街,不是华尔街,”撒精英把递过来的一沓文件略不耐烦地撂在桌上,“新春佳节,赵总监不要时时刻刻都想着怎么改变世界经济局势。”

赵佳妮拧着眉正想反驳些什么,却被他突如其来的封了口,只听见含含糊糊的半句。

“好好度蜜月才是正道理。”

-Jubilee(周年纪念)

白状元曾经非常想带母亲离开M镇。

但是没有,

鸥美音像店还是好好地开着,撒霸王从劳改所出来以后也仍旧三天两头地跑来借几盘碟片,在音悦台上点了一天的《我只在乎你》,似乎是翻录母亲唱的版本。

那是母亲来到镇上的第十个纪念日。

后来他在北大图书馆里读到林语堂先生的话,“男女之间最暧昧的事莫过于借东西,一借一还,便有了两次见面机会。”

-Keen(热情的)

微笑,握手,拥抱。

这是他能想到的所有欢迎女嘉宾的方式。

没料到她会是个例外。

鹅黄衬衣鲜嫩清丽如初生的柳条,伏在他心头的湖面上,荡开一片水光潋滟。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俯下身去,惹得她捂嘴轻笑。

-Lash out(痛斥;猛烈抨击)

惊惶无措。

他懊恼着自己连抚慰她都不知怎么开口,只能拿着主持腔调拔高一些显而易见的道理,谈着铺满荆棘不可预知的前路与他并不轻信的人心。

多想她能脆弱一点,带着哭腔主动求抱抱求安慰的那种。

而不是眼睑忍红,神情坚定。

-Mask(面具)

纤细骨感的食指轻触着风铃下摆的玉片儿,她微仰着头,斑驳陆离的迷幻灯光掠过她精致的脸庞,高傲且危险,是隔岸而生的曼陀罗,把情毒精准地植入心脏,叫人欲罢不能。

接近诱惑的人,都是要死的。

可仍有人前仆后继。

“汪小姐。”

一支舞曲停下时,男子松开了搭在她肩上的手,不防却被黑洞洞的枪管抵在腰间。

“撒贝宁,军统特务培训班第一期毕业生,代号风信子。”

“你这张假面,终是要卸下了。”

-Nissa(仙女)

每次听到有女生在面前自称“本小仙女”,撒贝宁都想不合时宜地插句嘴。

我不喜欢小仙女。

我喜欢灰姑娘。

-Ooc(角色性格偏差)

全篇都是。【认真脸】

-Proposal(求婚)

他无比自然地在她跟前屈膝跪地时,心头忽的有些感谢凶手。

她那个不靠谱的未婚夫,死的好。

-Quibble(为小事争执)

鸥宝贝和撒侦探一看球就开始吵。

“皇马才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C罗才是最伟大的球员。我喜欢C罗。”

“我反对。我喜欢你。”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自从认识了王鸥,撒贝宁犯了一种见到所有颜色的口红都想买的病。

-Shepherdess(牧羊女)

天空被苋红色的云彩覆住,村庄的剪影在远处若隐若现。雪白的羊毛似乎都沾染了暮色,她手里握着细长的皮鞭,花格子长裙在晚风里猎猎作响,活生生站成了幅世界名画。

世界上怎么还会有牧羊这样优美的职业。

“要是不介意的话,我能做你的羊吗?”撒猎人卸下背上的枪,“如果你介意……”

“做你的牧羊犬也是可以的。”

-Twinkle(闪耀)

撒贝宁总也忘不了新生入学大会的那天,站在台上发言的鸥学妹还有点儿怯生生的,两根麻花辫儿一摇一摆,星碎的光芒在她脸上跳跃着。

他在校侦探协会也算小有名气,常怀了私心借着公事去逗弄她。

她笑起来真是极好看的,满心满眼都是明媚的欢喜,闪耀着。

-Unbalanced(不平衡的)

这种强烈的情感出现过很多次。

譬如在鸥空姐坦白她为了那个花心的男人流产时;

譬如在鸥助理含情脉脉地牵起鬼少爷的手时;

譬如在得知他最心爱的姑娘即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时;

譬如现在,

她每次使坏地留他到最后一个发言,他纵然想要孩子气地报复,却再也没有机会时。

-Vacant(空的)

他又一次在总结推理的时候出了神,

这回是在想鬼鬼和杨蓉的行头要是穿在她的身上该是怎样的仪态万方,

还有临别时她主动张开双臂的一个拥抱。

“以后你这个撒柯基就交给蓉妹来管啦,”她一如既往地调侃,声调却有些颤,“你可要听话哟~”

他的心好像空了一块。

-Worship(崇拜)

撒贝宁很享受陈述推理思路的过程,尤其是余光瞥到她像小鸡啄米一般在旁边点头,他觉得比自己耍多少次帅都更满足。

“双北高材生厉害死了~”带着她一贯的软糯尾音,笑起来的星星眼迸溅出扑面而来的少女感。

他不动声色地继续科普,嘴角有一秒的勾起,只是还在不满地腹诽,你应该只夸我。

只夸我。

夸我。

我。

-Xmas(圣诞节)

下雪了。

像她未完的婚礼上飘扬着的圣洁花瓣,还有她第二次订婚时的优雅白纱。

处处亮起“Marry Christmas”的荧光,而她正百无聊赖地拨弄着火锅底料,把撒侦探点的“情侣半价”全都下在了特辣的汤里。

-Yearn(想念)

第二季录制结束的庆功宴上,撒贝宁屡屡举杯探身,旁边的座位特意空了出来。

可席间少的那个人,她还是不回来呀。

他无比想念的那句爱称,每次却还得自己提及。

-Zero(0)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他谢绝了更多综艺的邀约,只是在白纸上记下自己的坐标。

我在原地兜兜转转止步不前,却再也等不到你回来。



b.最后一个脑洞来自《周五见》撒老师手写推理的那个“O”,和原点坐标一样。

记我爱的撒鸥和我爱的你们。

评论
热度(111)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爱我爱的人爱我爱的cp 不约撕逼
文请自搜索 十分感谢各位的配合/鞠躬

© 青森鹿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