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森鹿屿

【撒鸥】13个字母微小说

是的,又是我,最近决定多抛几块砖,哈哈哈有没有玉上钩!

真的,可能是我文笔有限,十三个能写好久好久...

ooc有。多评论谢谢大家!!

-

Accordion手风琴

  白色的荷叶边裙摆,肩头乌黑柔顺的秀发,精致的白色发卡,微微颤动的睫毛,灵巧跳跃着的修长手指。

  亮闪闪的白色琴键,奶油色的风箱。

  姑娘和她的手风琴。

  撒拉拉注意她很久了,她每天会在酒吧里演奏,乐器是恒古不变的手风琴,宁静柔和的曲风似乎不太适合喧闹迷离的酒吧,更像是从遥远草原来的慰藉或是古镇悠远的吟唱。

  他今天下定决心,要去问她的名字,如果刚好赶上何房东的舞会时间,他要邀请她跳一支舞。他相信他能当个好绅士,而对面的淑女会像所有欧洲电影里一样,一手提起裙摆行礼,而另一只手会轻轻搭上他的手。


Bedsheet床单

  “啊…又把床单弄得一团乱唔。”王鸥蜷缩在撒贝宁怀里,声音带着喊叫过后特有的沙哑,低沉而诱人。

  撒贝宁咽了口水,“对不起啊,等下我会清理好的,”把她抱到沙发,俯身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你先睡吧。”

  小姑娘嘟嚷了几句就进入了梦乡,撒贝宁拿来他厚大的风衣外套罩住她,返身去整理几乎被揉成一团的床单。

  我也不想每次弄得一团乱,什么都不剩下,要怪只怪你刚好是我特别喜欢吃的那道菜。

  啊,下次怎么吃好呢。真是苦恼啊。


Diviner预言者

  少女披着内绘星空的长袍跪坐在蒲团上,看了看男人的手,又让他抽了一张塔罗。

  “啊,先生您的爱情线有些磕磕绊绊,但是最终您会和您的爱人走到白头。”

  “不,你的预言不准呐。”男人抽了手,摇摇头,“我的爱人…..”话语未说完,竟鼻头一酸,渐渐哽咽起来。

预言师一时间也慌了神,又是递手帕又是好话安慰,说那可能不是他的最终伴侣。他摇了摇头,异常坚定地告诉她,他此生只认定她一个人。

他接过手帕擦干眼泪,眼睑泛红走出占卜屋。

预言师摘下兜帽,眼眸里泪水直打着转,扑哒一声摔到塔罗牌上。我们谁能忘记当初刑场上的那一斩,就好了。


Emboridery绣制品

  鸥姨太把帕子夹在乐谱里,差人给撒参谋送了去。

那一方小帕子上,她仔仔细细一针一线绣了两朵并蒂莲花上去,撒参谋接到时也是欢喜得紧,恨不得日日带在身上。

她闻言勾起唇笑了,那时在戏班子年年七夕乞的巧,没白乞。


Finger手指

  明星大侦探录制间隙,撒贝宁不知道从哪里又捞来一盆葡萄,刚刚洗过的葡萄还泛着水渍,晶亮亮的。

  吃货小白是第一个抵达战场的,熟练地抓起一把葡萄就又去搜证,顺便给身边的鬼鬼分了几颗。陆陆续续大家都吃了葡萄,除了一个人,撒贝宁左张望右张望,发现她还在房间里整理证据。

  “来,吃葡萄。”他伸出手把葡萄递到王鸥嘴边,她抬起头一口咬下葡萄,顺便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残留的水渍——偏偏手指有意无意地蹭过他的指腹。

  撒贝宁一下愣了,啪叽一下掉线了。

  小姑娘倒还是一副无辜的样子,清亮亮的眼睛眨了眨望向他,“诶怎么了?”中低音,附带磁性,在你愣了的时候效果更佳,“我不过是拿你本子看一下而已啦,没有必要吧。”

  “不不不,没事,反正我东西你拿就拿吧。”玩家撒贝宁依然没有完全上线,脑子混混沌沌的,回了一句,“你拿就拿吧……”


Gramophone留声机

“一定要这样吗…”鸥学员郁闷地看着撒导师,对方正在摆弄留声机,教她一段贴身的舞蹈。

  “这次暗杀的对象就喜欢这种舞,而且你不取得这个人的信任杀不了他。”撒导师走过来,“你以为我没想过狙击?”

  乐声从留声机的方向传来,撒导师牵起她的手亲身教授舞蹈。

  “诶你的手也是湿的~”小姑娘狡黠地眨眨眼对自己导师说道。

  “热的。”言简意赅的答语,一个回身把小姑娘搂进自己怀里,隔着薄薄一层布料,双方仿佛都能感受到皮肤的滚烫,“跟他跳舞时可不准这样。”撒导师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学生的耳垂。


Hades冥府

  撒皇子睁眼,发现自己正平躺在一艘木舟间,前方鹅黄长衫的船夫正撑着竹篙。他抬眼仔细辨认,忘川河,前方就是奈何桥。

  “下船吧。”竹篙撑地,木舟靠岸。他走下船,接过奈何桥底孟婆的那一碗汤,却还是回头望了一眼迟迟不离开的船夫。——他无比感谢自己望的这一眼,也无比悔恨自己望的这一眼,因为他也同时咽下了那一口孟婆汤。

   小鸥!他叫出声,想冲出去还是被人群推攘着上了奈何桥,记忆的书页被匆匆翻过又被狠狠撕下。他看见她嘴唇翕动。他已经走过了一半的奈何桥。

儿时她身子瘦小,宽大的袖子总是遮完整只手,每每撩起耳前发丝时都要抖一抖袖子,他的目光也就跟着一抖一抖。

小时他们总悄悄跑出去,觅一小舟,撑一竹篙,也不做什么,可就感觉顺着水道流、互相掬水泼人的时光也很美好。

啊,她那时候总是穿着那件鹅黄色襦裙。

“我早已是冥府中人。”

“我的殿下。”


Idol偶像

  王鸥有一个偶像,叫撒贝宁。


July七月

  暑假刚刚才开始,但气候已经燥热得叫人烦闷。

  “撒撒你能快点嘛。”自行车后座上的小姑娘身上热得沁出一身汗来,伸出舌头学着狗狗吐热气。

  “大小姐我已经很快了,你站着说话不腰疼。”撒贝宁也出了一身汗,王鸥搂着他腰的那只手都能摸到水,“快到家了你放心,家里昨天不是才冰了西瓜吗,回去就开空调吃。下坡搂紧了,小心——”

  王鸥舔了舔嘴唇,仿佛西瓜就在嘴边,“不用大惊小怪。顺便补习班的作业……”

  “我辅导,你写。”撒贝宁头也不回地说。

  这个夏天,依旧是充满西瓜、空调、作业的绿色,哦,千万不能掉了你。


Knife刀

  郝鸥不幸遗失的小刀成为定罪的关键证据。

  监牢外的撒巨星复杂地看着里面的鸥记者。

  出狱后把她接回了自己家,并且收起了家里所有军刀。


Light点亮

  她小的时候被撒班主从贼人手里救下,跟随他到梨园里学唱戏。听过她唱戏的人都说声音如黄莺婉转,仿佛能点亮人的心灵,就连撒班主也不例外。

  可她每次都想和班主说,是他点亮了她的整个世界,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Mall林荫小道

“拜托大小姐你能不能快点。”撒贝宁骑着单车,回头望向气喘吁吁的王鸥。

身穿白色校服的王鸥缓慢地骑着单车,一幅已经累瘫的样子,“撒撒你们男生本来体质就比我们好!而且我好不容易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我容易吗!”

“托我们的福。”他推着单车回去,突然就捧着她的脸吻了下去。

 啊,树影和光斑一起洒在脸庞眼眸上,真好看。



是不是没有C啊~是不是啊?






Chashme Baddoor最佳损友

  这一次连环杀人案,死的是王鸥扮演的角色。

  他看着那个假人尸体,一时竟说不出话来,心里也会一抽一抽的疼。

  他走到最近的一台钢琴边,掀开琴盖坐下,目光灼灼地望着和摄像人员站在一起的王鸥。真是凑巧,剧情里我们两的角色是知己。

  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跳跃,熟悉的旋律流淌而出。

朋友 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当你一世朋友
奇怪过去再不堪回首
怀缅时时其实还有
朋友 你试过将我营救
朋友 你试过把我批斗
无法再与你交心联手
毕竟难得有个最佳损友

从前共你促膝把酒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你有没有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

即使你站在工作人员身边我站在聚光灯下,如相隔阴阳,也能够实实在在合唱,真真切切听到到你的声音。

我亲爱的最佳损友。


ps.《最佳损友》是被鸥鸥安利的一首歌,真的觉得很好听,歌词也很贴切...

【七月】和【林荫小道】是很想看到的青梅竹马系列,少男少女们的感情总是纯真而美好www

【预言者】大概是个异世界(。

【手风琴】其实是对应了童谣,但是真正的童谣AU在下一列13个字母

评论(12)
热度(48)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爱我爱的人爱我爱的cp 不约撕逼
文请自搜索 十分感谢各位的配合/鞠躬

© 青森鹿屿 | Powered by LOFTER